思考,快与慢系列-1:两个自我

2020-06-26 book

最近重读了《思考,快与慢》,系统整理下读书笔记。本文主要来自书的第五部分——两个自我:经验自我与记忆自我。

1. 体验效用与决策效用

首先,让我们先从效用谈起。关于效用(utility),在不同的场合下有不同的定义。作者在这里区分了两种概念:决策效用体验效用

经济学中提到的效用,用来表明人们在理性角度下对事物价值的满意度。在书的前面章节提到伯努利的期望效用理论和前景理论都是解决这个,作者将其称为决策效用

作为自然人,我们拥有痛苦和快乐的体验,并且会因为这些体验去做一些事情。作者将这种体验定义为体验效用

如果在理性人的假设下,体验效用和决策效用是一致的。但是考虑到我们作为自然人,并不是总处于理性状态,因此这两种效用会存在差异性。

2. 对体验效用的研究

为了测量体验效用,作者设计了一个实验,让正在做结肠镜检查的患者每60秒说出自己当前的痛苦程度。痛苦程度的范围在0-10之间,0表示“没有任何痛苦”,10表示“无法忍受的痛苦”。记录患者的检测过程体验数据后,在检查完成后,还会要求患者对整个过程中感受到的痛苦做一个评估。通过这个统计实验,揭示了两个结果:

  • 峰终定律(peak-end rule):整体的回顾性评级可以通过将最糟糕时期和最后时刻的疼痛程度平均加权而评估出来。
    • 我们对一件事物的记忆仅限于高峰和结尾,事件过程对记忆几乎没有影响。高峰之后,终点出现得越迅速,这件事留给我们的印象越深刻。(作者因为这个认知获得诺贝尔奖)
  • 忽略过程(duration neglect):过程的持续对所有疼痛的评估没有任何影响。

通过上面的结果,在实际的医疗实践中我们可以有这样的考虑:

  • 如果目的是为了减少患者的痛苦记忆,那降低最为疼痛时的疼痛感就比将疼痛的过程减到最短更为重要。同样的道理,如果患者在过程结束时感到的疼痛相对较轻,他对此过程的记忆就会更好,那么逐渐减轻疼痛比急剧减轻更可取。

  • 如果想减少实际体验到的痛苦,迅速完成这个过程或许更合适,即使这样做会让患者更疼痛并给患者留下可怕的记忆。

3. 记忆自我与经验自我

从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两个自我,一个是关于记忆的记忆自我,一个是关于体验的经验自我(翻译如此,但我个人觉得此处用体验自我更一致)。经验自我回答的是“现在疼吗”这种问题的,记忆自我回答的是“总体如何”这种问题的。我们只有通过记忆才能保存生活体验,因此,在我们思考生命时,唯一能采取的观点来自于“记忆自我”

当我们依赖记忆思考生命时,不可避免的会受到之前的提到的“峰终定律”和”忽略过程“的影响。这会产生一个结果:决策和体验的不一致。

决策不会产生最有可能的体验,对未来感觉的预测也会是错的,这对于相信选择中是有理性的人来说不是好消息。冰手实验的研究表明,我们不能完全相信我们的偏向会反映出自身的爱好,即使这种偏向是基于个人经验的,甚至那些经验的记忆是刚刚才建立的!品位和决策受记忆影响,但记忆可能是错的。因此,像“人们的偏向不会改变,且知道如何让偏向达到最大值(这是理性代理人模式的基础)”这种说法就会受到质疑。我们的大脑在运作时,常会出现不一致的情况。我们对痛苦和快乐体验的持续时间有着强烈的偏向。我们希望痛苦的时间缩短,而愉快的时间能够延长。然而,我们的记忆(系统1的作用)已变成痛苦和快乐的最强烈感受(高峰时)以及感受结束时的自身感觉。忽视过程的记忆不会为我们的偏向带来长期的愉快和短暂的痛苦

4. 两个自我与生活

我们在看小说、电影、戏剧时,会被里面的故事所吸引,故事所关注的是其中有意义的事件和值得珍藏的时刻,而不是时间的流逝。过程忽视常出现在故事中,故事的结局也总能将故事的角色定型。这也是记忆自我的工作机制:编故事,并将其作为将来的参考保存在记忆中。

评价人生

如果我们通过上面的结论去评价人生,就会发现我们一样会面对这两个效应:”峰终定律“和”过程忽视“——因为我们是通过记忆自我基于记忆去评价的。这导致我们会认为”高潮与结尾很重要,过程通常会被忽略“,比如我们会说”成王败寇“。在这种评价体系中,我们忽视了经验自我的实际感受,或许会做出错误的决定。

生活满意度: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1. 因为满意度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此大脑会自动替换为简单问题。而这些替代的简单问题会导致你整体评价发生波动;
  2. 即使是那些足够幸运,能完全处于享受幸福婚姻状态的新婚夫妇最终也会回归到现实中,他们体验到的幸福感也会像其他人一样,再次依赖于当前自己身处的环境和参与的事情。
  3. 平均来说,经验自我的幸福感不受婚姻的影响;在总体上取决于性情的遗传;
  4. 年轻人的目标会影响他们将要经历的事、他们的未来,以及对生活的满意程度。
  5. 幸福不是忽略人们想要得到的。此外,说幸福是忽略自己活着的真实感受而只关注自己对生活的想法也是不成立的。我们必须接受幸福是各个方面的综合体的观点,必须把记忆自我和经验自我的感受都考虑在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